假笑道:“不必不必

凑过来向我低声道:“李兄弟想必初来洛阳,这里的名媛怕是不太熟悉要不要我替你介绍几位佳人相陪?”我忍住他满嘴的酒味,假笑道:“不必不必,小弟今日只是来一睹丝灵小姐风采...”正罗嗦间,一名俏婢走了过来道:“李公子,丝灵小姐有请!”白清弘愕然,我站起身趁机摆脱他不断在我肩上拍打的手掌,靠啊~真痛,这小子趁机报仇。我道:“白兄不好意思!你请稍坐,小弟去去就来!”白清弘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我也不去理他随着俏婢走入内堂。垂帘暗雅,明烛香灯。一道丝幕将雅室内分隔成两个世界,俏婢轻声道:“小姐,李公子到了!”玉铃般的嗓音清脆的响起:“请李公子上座!彤彤上茶!”我在雅室内铺了锦垫的椅子上坐下,打量着丝幕后的女子。朦朦胧胧的只见到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孩依坐在那里,她未语先笑道:“李公子好大的本事,不知使何妙法将我蝉姐姐的芳心俘获?”好泼辣的女孩!我轻笑两声没有回答她。丝灵见我没有回答,似是气恼的道:“李公子,丝灵莫非招呼不周得罪了公子?为何不屑与丝灵说话?”我忍不住笑起来,这女孩听声音年龄似乎不大却偏偏装做老成的模样,我笑道:“丝灵小妹妹,我与婉蝉一见倾心,那里耍过什么手段,的确是不知如何回答好啊!如果非要说什么妙法,只能说老天也在帮我找女朋友吧!”“女朋友?”丝灵奇怪道,我解释道:“就是红颜知己的意思!”丝灵明白过来轻笑道:“李公子的话可真有意思呢...咦?谁准你叫人家小妹妹的呢!?”她颇为气恼的道。我乐道:“你比我年纪小,我为什么不能叫你小妹妹?”丝灵一时语塞,来咏文轩的公子少爷那个不是恭恭敬敬的小姐前小姐后,那有这人一样一来便直呼妹妹的。她气呼呼的道:“你这登徒子!枉蝉姐姐对你夸不绝口,你却一来便油嘴滑舌的调戏人家,看我不向蝉姐姐告状去!”晕,这样我就成登徒子了?还调戏?我连你面都没见着呢,扯的也太远了吧?真是欲加之罪何唤无词啊!我嘻嘻笑道:“方才我是与你蝉姐姐一道来的呢,难道你没见着她?”“你...!?”估计是被我气的不轻,想必从没人敢这样和她说过话吧?怕这女孩真的生起气来不好办,我补救道:“丝灵小妹妹,我问你,你与婉蝉是姐妹吧?”正准备叫人把我轰出去的丝灵一怔道:“不错!想来我蝉姐姐也跟你说过我们四姐妹的事情。”我乐道:“你叫婉蝉姐姐,而我叫婉蝉妹妹,那你说我该叫你什么?”丝灵一下楞住了,心里明知道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可是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嗫嗫道:“可是...可是...蝉姐姐是你的...人家又不是...”一时气恼委屈的道:“人家不理你了,你这人说话好无理呢!蝉姐姐!你看啦!”丝幕飘飞中被俏婢拉开挽起的幕后现出四位让人惊艳的绝色美人来,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忍不住眨眨眼道:“乖乖,你们四姐妹可不能一起上街啊!”为首的一位丽人身着玫瑰紫的衣裙,宛如一朵美丽雍容的玫瑰,她扑哧一笑道:“李公子此话怎讲?”我站起身修长的身躯展露在众女面前笑道:“你们如此美貌,要是一起出现在街上,那洛阳的男人还不整个疯掉,通通冲到街上来看美女伤着人可不好了,我这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老是戴着面纱献艺了。”众女包括穆婉蝉全都妙目一亮,方才车厢昏暗下车后又走的匆忙,穆婉蝉显然也没曾注意的改变的衣着。我心里一乐看来本少爷也是蛮帅的嘛,以后要教导青朱俩丫头要说本公子帅,不能在讲本公子那什么什么的。穆婉蝉身边的那位紫衣美人轻笑道:“没想到李公子还是一位风尘少侠,听蝉妹妹说的,还以为您是位书卷满腹的书生呢。”书生?说起来这时代好多字我还不认识...穆婉蝉轻笑道:“好了,姐姐们就不要在为难龙郎了,龙郎这位是我们的大姐殷红玉,二姐夏紫烟,小妹花语柔,也就是人家所说的洛神,怜琴,和丝灵三位才女。”殷红玉道:“听蝉妹妹说,公子欲将我等四人拉扯出这青楼浊世,虽然红玉等小女子本该感恩戴德,但是为了几位妹妹的将来,我也不敢太过轻率,只好得罪公子请公子给我们四姐妹一段时间了解公子的为人再做打算,婉蝉妹妹对你痴心一片请公子好好待她,小女子必不忘公子大恩...”穆婉蝉听闻大姐将自己心事说的直白,俏脸嫣红但有些心急的牵住殷红玉的纤手道:“姐姐,我们不是约定好...”殷红玉轻轻一笑拦住她柔声道:“妹妹,别急!你我几人今生必不分离,我与两位妹妹已经说好,不管将来是贫是富是贵是贱,我们都会相伴在你身边,只希望公子怜我们姐妹情深收留我们相伴婉蝉妹妹,为奴为婢我们都心甘情愿。”“姐姐!”穆婉蝉急叫到。我心里一松,要是这几位美女硬是要非君不嫁我到是很伤脑筋,这下两全其美到是皆大欢喜,她们姐妹团聚我又不必做感情骗子...不过话说回来,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可惜的感觉,大概是男人的天性吧...虽然我年纪尚轻但咱也是一正宗男同志不是?要是再等几年没准我就会脚踏几只船同时追求她们做我女朋友了,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毕竟人家几位都是万里挑一超极品的美人呢。我忙道:“殷小姐千万不要这样说,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我不会让你们姐妹分离, 精选三肖一码资料你们几个弱女子在洛阳的势力之间周旋实在太危险了, 一码一肖中特会员料就算不为蝉儿我也不能让你们流落红尘,所以什么为奴为婢的话就不要说了,希望你们能将我当作家人和朋友,让我来保护和爱护你们!”四女听了我一番话都感动的眼眶湿润,夏紫烟用宽大的衣袖遮住娇颜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有点哽咽的道:“家人?我们四姐妹身世凄苦,婉蝉能与公子两情相悦我们都为她高兴,看公子年纪和我们相仿但行事心性都豪爽善良,将来必非池中之物只望公子将来不要辜负婉蝉一片痴心。我们只要蒙公子不弃就已经很心足了!”我最怕女孩子掉泪,有点窘迫的道:“夏小姐千万不要这么说...”丝灵有点不高兴的道:“姐姐!看你说的!蝉儿姐姐一旦嫁给这李公子,他就和蝉儿姐姐是一家人了,也就是我的姐夫,那和我们也就是一家人了啊,有什么好和他客气的呢!再说我们和蝉儿姐姐在一起也不是白吃白喝他的,最多给他当丫鬟好了正好服侍我的蝉儿姐姐,对不对?”花语柔娇憨的笑着搂住穆婉蝉的纤腰,这丫头好象还在气我刚才戏弄她故意还损上我两句。穆婉蝉轻叹一声道:“姐姐,蝉儿知道你们是心疼我,怕龙郎为难,但是你们忘了当年我们的誓言?我们说好今生相伴永不离弃,共侍一人吗?蝉儿私心爱上了龙郎,你们定是怪我...也罢,如果你们不愿...蝉儿也不愿独享幸福,龙郎只当我们无缘好了...”说着依在花语柔肩上嘤嘤的落下泪来。我大感头疼,这丫头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们那时代的女性整天担心自己的男朋友在外面是不是有情人,她到好一个还不够,替我张罗出三个来。并非是我讨厌殷红玉及夏紫烟她们,而是没有感情你叫我怎么面对她们?爱情并不只是美丽就可以打动的啊。“蝉儿你真傻!”殷红玉轻叹一声道:“我们只是不想你与李公子为难,象李公子这般俊秀的人物,家世想来非富即贵,蝉儿你还好是出身于书香世家,族中又有人世代在朝中为官,虽然现在落难但起码是书香之后,我与紫烟出身寒微,语柔又身世成谜,如今虽然并非沦落青楼但起码是在烟尘中抛头露面的卖艺为生,李公子家中能容的下我们吗??”一席话说的夏紫烟与花语柔泪眼婆裟,感怀起自己的身世来。“还谈什么书香之后,公式专区家世没落又有什么好光彩的?姐姐,我们都是苦命的女子我又如何忍心独享龙郎的怜惜爱护呢?如果你们不愿与我分享龙郎的怜惜,我也不愿独享...龙郎就当蝉儿无情,你这就去吧!就当从未遇到过蝉儿...”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一句话也插不上嘴啊?到嘴的鸭子现在又跟我说...不对,到手的女朋友?也不对...为了我的蝉儿我只好牺牲一点...我偷眼看了看泪眼朦胧的四女,也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我轻吸一口气,心脏不争气的“嘭嘭”跳个不停,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不晓得会不会被天下所有女性鄙视...轻声道:“三位小姐,婉蝉曾跟我说过誓言一事,本来在下并未存有非分之想,只是今日一见对三位惊为天人,而且蝉儿也舍不的与你们分离,我想...我想...”我羞的满脸通红,实在是说不下去了,真不明白以前徐虹彬是怎么面不改色的同时对着两个以上的女孩子说“我爱你”的。四女娇躯齐齐一震,婉蝉幸喜的拉住伍的衣角,而其她三女却都羞涩的垂下了黔首。殷红玉毕竟是大姐虽然掩不住满脸的羞色但是还是蹲身一福柔声道:“贱妾蒙公子不弃,愿同几位妹妹服侍公子...但不求公子赐于名分只求相伴身边便已足以...”夏紫烟也羞红着脸蹲身为礼,轻声道:“贱妾愿随姐姐一同服侍公子,不敢妄自为大,只求做得公子身边一名侍妾贱妾便已心安。”花语柔却不敢上前红着小脸转身一头扎进殷红玉怀中再也不肯抬起头来,穆婉蝉握住我的手柔声道:“蝉儿没有姐姐明白事理,但只求和姐姐一起陪在龙郎身边便好,也不敢和姐姐争龙郎妻子的身份,也只愿在龙郎身边做一个夫君疼爱的小小侍妾,龙郎正室的位置还是留给将来与龙郎门当户对的女子...”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荒谬绝伦的感觉,同时也为这时代的女子感到悲哀,轻叹了一口气道:“感情的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确定的,将来如果你们考虑好了...我还是尊重你们的决定...”看看她们坚定的眼神,我也知道这些话对她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她们并不是我那二十世纪时代的女性,几千年的传统将她们熏陶的不知道寻求自己唯一的幸福。看来自己并不是一个君子,那天和蝉儿表明心意的时候我还心里告戒自己以后不能花心,但是这么快就被打破了。“我并不是什么大有来历的豪门公子,我的来历其实蝉儿最清楚不过,以后有机会再跟你们解释我的身世好了。我想说的就是在我‘家’绝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象你们这样的好女孩我能遇上一个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更何况能够同时拥有你们四人,这是我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看着环绕在我身边的四女,心里有种又得意又觉得对不起她们的感觉。有些痴迷的欣赏着她们娇美的容颜,殷红玉成熟妩媚,丽光四射,一双如波媚眼透出聪慧的的光芒。夏紫烟一身的火红,热情奔放的感情足以让世界上任何男人融化。穆婉蝉温婉文静,气质幽雅,如深谷幽兰惹人怜惜。花语柔精灵活泼,清甜可人,是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清纯少女形象。一问她们各自年龄才发觉花语柔只有十六岁,而穆婉蝉和我同年,夏紫烟十八,殷红玉十九,对于花语柔和穆婉蝉我心里又是一阵发虚,这不算残害国家幼苗勾引未成年处女吧?殷红玉柔声道:“半月后的洛阳文会就请公子多费心,我们会在那日宣布退让出洛阳四女之位追随公子...”“洛阳文会?”我奇怪道,殷红玉娇颜微微嫣红羞道:“就是别人说的花魁选婿,每年的洛阳文会都会邀请我们出场献艺,以往洛阳历届如我们这等身份的名伶退出花坛的一种方式,便是借一年一度文人聚集的洛阳文会之机当众宣布出来,许多爱慕者都会趁机向献艺的名伶示爱展开追求,做最后的竞争。”“这到是很有意思呢,原来他们说的花魁选婿是这么回事。”我笑起来。夏紫烟轻笑道:“这也是唯一能让各大势力束手束脚互相忌讳,不能暗地里用自己的势力得到我们的一个办法。但是这样一来就会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公子您了呢,您可要小心。”我笑笑道:“放心,我会有办法的!”花语柔突然顽皮的道:“那天我和姐姐们都会出些难题为难那些讨厌的人让他们好知难而退,公子你可不要被难倒哦!”“啊?”我苦恼的道:“不能先透透题目给我吗?”四女都露出皮皮的笑容,穆婉蝉轻笑道:“那可不成呢!龙郎你可要用真才实学获得我几位姐妹的芳心哦~!”三女大羞,花语柔更是不依不饶的哈起穆婉蝉的痒痒与穆婉蝉闹成一团,那有一丝平日端庄娴静的才女风范,让那些裙下之臣看到还不大跌眼镜。欣赏美女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但是偏偏有人来坏你的兴致,门外老鸨献媚的声音响起“打搅公子一下,天气寒冷是否给您准备些吃食与几位姑娘饮些酒水?”老鸨阅人无数,能请动这几位身娇肉贵的才女齐聚一堂的人物还真没见过,那可不知道需要多大的面子和里子。这能请动洛阳四女的人物可怠慢不的,谁知道是那里来的神仙。我眉头一皱正准备说话,殷红玉道:“嬷嬷不需劳烦了,我姐妹与李公子已相谈尽欢,时辰不早我们也要早些回去,这就走了,不然楼里的嬷嬷要惦挂了!”老鸨连声答应,说是要给她们准备马车。她又低声向我道:“公子,时候不早,柔儿妹妹怕也乏了,我们姐妹就先行回去,公子也早些回去歇息。”我示意她等等,扬声道:“不必,梢待在下自会送几位小姐回去,不用麻烦嬷嬷了!还请嬷嬷进来说话!”候在门外的老鸨满脸赔笑的道:“公子爷您有什么吩咐?”她暗想“今天这公子不知是什么身份?能让眼高过顶的四女伏首称臣?恐怕非王既候...”平日王公将候想请四女其中一位过府相见四女都不卖面子,还要人家亲自上门千求万请好话说尽才肯去露露脸,使得洛阳富户以在聚会上能请来洛阳四女其中一人露脸献艺而为荣,而今天这为公子却是令四女约好早早相候的人物,来历肯定不简单。我道:“嬷嬷可曾听闻邀雅居的事情?”老鸨惊道:“莫非是公子您买下了邀雅居?”我笑道:“不错,在下对几位才女心仪已久,今日来是想请她们在洛阳文会上将绣球抛给小子我,所以先跟嬷嬷知会一声。”老鸨一呆,干笑道:“公子爷真会说笑...这事可由不得我,就算我肯,几位姑娘也中意于您,可...”我挥挥手笑道:“别的事情也就不需要你操心,嬷嬷你只需和洛阳四名楼的当家掌柜的筹备好洛阳文会的事情就好了。”老鸨更加无措,我不等她回过神随意从怀里抓出一把大额银票数也没数塞给身边的花语柔道:“丝灵姑娘可用这些银票替咏文轩的姐妹们赎身,愿意留下的就叫她们到旺福酒楼找我,不愿留下的就给些盘缠让她们回家!”看着老鸨死盯着花语柔手中银票的表情,我才觉得什么叫“财大气粗”好不容易合上下巴的老鸨哭丧着脸道:“公子爷您这不是断我的生路吗?”我笑起来道:“这些个银子恐怕能让嬷嬷你再活过来吧!邀雅居的嬷嬷这两日应该忙着洛阳文会的事儿,你可去同她商量看看!”不再与她罗嗦,招呼了穆婉蝉与殷红玉夏紫烟扬长而去,花语柔却一脸兴奋的亲自送我们出门。穿过大堂时,一些闲杂人等被四女窈窕的身段脱俗的气质所吸引都向我们看来,虽然蒙上了丝巾但美女的杀伤性穿透力仍旧惊人,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目送中我穿过大堂,遥遥向白清弘拱手一礼轻笑而去。等众女消失,白清弘才回过神来喃喃道:“洛阳四女...”他蒙的一把摔烂了手中的酒盏。堂中伺候客人的姑娘们一阵耳语交接,都面露喜色欢叫着抛下客人奔入后堂,让一些被冷落的寻芳客们不满的在吵吵嚷嚷,得知自己已经被赎了身谁还有兴趣陪着这些老色鬼哈啦。望着众人的马车离去,老鸨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这白衣公子是何来历,竟有魄力买下洛阳四名楼,而且方才背后有势力撑腰的自己还不敢违逆于他,话说回来这洛阳四名楼谁背后没有势力撑着?喜的却是这些姑娘的赎身钱远远超过了原来的十倍甚至百倍,再加上不久后将在花魁选婿时赚到的钱,想开几座咏文轩都够了。

  福彩3D第2020088期:试机号319,奖号746。

原标题:《剑与远征》升腾秘符选择宝箱获得攻略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